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国际金融

3岁乞讨、13岁当舞女、22岁封后,她是从红灯区走出来的传奇

2019-05-26 19:27:28

五一小长假期间,影哥终于把《铁探》给追完了。

结局之际,这部剧的口碑从刚开始的一边倒,到后来变成了两极分化。

有人大呼过瘾,有人吐槽烂尾。

但今天,我们不掐架。

影哥私心想吹一吹从电影神坛走下来的演技派大魔王,惠英红。

阔别TVB八年,红姐一回归,就是超强势的存在。

她穿着利落的职场装,眼神中是天下任我睥睨的不屑。

隔着屏幕,观众都能感受到她强大慑人的气场。

自以为是,觉得有权就可以掌控一切。

为上位,孤注一掷不择手段。

这种硬气,又有点狠劲儿的高级警司形象,简直就是为红姐量身定做的。

换做其他任何一个人,未必演得出精髓。

要说中国的女演员,哪一个眼里最有故事?

“惠英红”三个字,就可以封神。

她的脸上,是明明白白写着“你hold不住”的超强熟女范儿。

就像她的名字一样,红,是她人生的底色。

甚至在很多人心中,她就是中国的凯特大魔王。

就连章子怡都说,她就是神。

然而,再强势的女中豪杰,在镜头前回眸的一刹,也会流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脆弱。

对于惠英红来说,更是如此。

除了飒爽英姿之外,她的眼神里,总是有些不同的意蕴。

沧桑落寞,历尽千帆。

年龄锤炼出气场,阅历积淀了灵魂。

一旦了解到她的人生故事,你就会知道——

她的一生,就是别人的两世。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但这位演技出众,气质无敌的大魔王的前半生,却比电影还要传奇。

出身满清名门贵族,却无奈家道中落。

年幼的她,便跟着家人“出逃”香港,随母亲乞讨睡大街。

一家人,混迹在湾仔的红灯区讨生活。

她尝过被警察驱赶甚至追捕的滋味,也看过沾染毒品暴毙街头的舞女,还见过惨死嫖客无情刀下的娼妓。

身世飘零,流离落魄。

3岁的惠英红,却有着10岁的思维。

12岁时,为了养家糊口,她一边上学一边去夜总会跳舞。

这一跳,就是两年。

也许是老天爷都看不过她的不幸童年,也许是她的努力得到了回报。

1974年,惠英红的命运,迎来了转机。

在夜场做舞女的她,被导演张彻看中,从而出演了《射雕英雄传》。

15岁的惠英红,柔媚的外形中又带着俊朗。

从进入邵氏开始,她才真正圆了自己的明星梦。

但从舞女到打女,又哪有说得那么容易?

她不仅收入锐减,付出的也是汗水和血水的艰辛。

从16楼跳下,不用替身亲自上阵,导致钢片插入背部;

因为拍戏鼻骨折断,导致一个鼻孔不通畅,只能借助嘴巴呼吸。

直到现在,她的鼻子都是变形的。

甚至曾经有一场戏,她被人打了四十多拳。

打几拳,她就冲出去吐,吐完回来再接着被打。

即便如此辛苦,她依然没有想过放弃。

从小穷到大的她,没有退路可言,一旦倒下,身后便是万丈深渊。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

22岁那年,她凭借电影《长辈》,赢得了第一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

她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拿下影后的武打女星。

一时间,星光熠熠,身负盛名。

可没想到,在短暂的辉煌之后,她就经历了香港影坛的残酷更迭。

90年代后,武侠电影江河日下。

取而代之的,是黄金时期的文艺片和商业片。

曾经的武林神话不再,而惠英红这样的武打女星,前路也面临着迷雾和困顿。

“打女”出身的她,从此变成无人要,无人理的过气女星。

这让要强的惠英红,一度难以接受。

走投无路时,她想到博出位的路子,拍摄裸体写真。

那时候的女星都要拍,既然拍就拍个品味高的。

她自费跑到巴黎,也算是为青春,留下一点纪念。

然而,此举非但没有为她换来资源。

当时的男友,也因为这件事和她提出分手。

从舞女,到影后,再到过气女星。

短短数年,她已经看尽了人生的潮起潮落。

心如死灰,自厌自弃。

年近不惑的她,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甚至一度想要轻生。

她曾一口气吞下30多颗安眠药,万幸得到亲友的救助,才算是死里逃生。

当她看到自己母亲哭得脸都变形了,突然有种强烈的感觉——

自己必须好好活着。

真正要强的人,一定不会选择死亡。

童年时乞讨的日子都挨过来了,现在只不过是没有了地位和名气,再争取就是。

从那以后,惠英红放下了执念。

她调整心态,认真打磨演技,钻研角色。

终于在2010年,她凭借小成本文艺电影《心魔》,迎来了人生的第二个金像奖最佳女主角。

电影中,她饰演了一个对儿子控制欲极强的母亲。

阴暗而无助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领奖的那一刻,她哭成了泪人。

距离上一次站在这个台上,已经是28年前了。

她曾经把自己逼进死角,却在不惑之年迎来了事业的第二个春天。

经历过大起大落的惠英红,已经不再执着于女主角。

只要是好剧本,好角色,她都要尝试,并且将其演绎到最好。

《倚天屠龙记》里的灭绝师太、《唐宫燕》里的武则天,《倾世皇妃》里的杜太后。

每一个角色,都无可取代。

都说阅历是岁月对一个女人最好的馈赠。

50岁的惠英红,经历比一般人跌宕起伏,也更能爆发出属于大女人的顽强,尊严与优雅。

她的角色总像一支神秘而悠扬的曲子,唱得是人心千面,艳丽到荼蘼。

《血观音》里,她把人性的恶演绎的出神入化。

《幸运是我》里,她把老年痴呆患者的无措与孤独,演绎的淋漓尽致。

也正是因为这个角色,她第三次拿到金像奖影后的桂冠。

领奖的那一刻,惠英红又一次泣不成声。

因为就在前几个月,她的母亲刚刚因为老年痴呆症去世。

这个奖座,意义非凡。

从乞丐,到舞女,再到双料影后。

回顾惠英红的前半生,跌宕起伏,简直比电影还要传奇。

走过荆棘路,历过风雨夜,有焦灼,有挣扎,也有释然。

岁月无情,但从来没有摧毁她。

如今,59岁的红姐,迎来了人生最好的阶段。

她就像一块琥珀,蕴藏着时光的风采和故事,优雅又大气。

而关于表演,她的锋芒愈加显露。

前段时间,她凭借电影《翠丝》,获得了第13届亚洲电影大奖的最佳女配角。

拿到过四次影后的她,已经是游刃有余。

就在这之前,她还曾在采访中承诺。

拿到最佳女配角,就在社交网站上晒出自己的比基尼照。

果然,霸气的红姐没有食言。

年仅60的她,身材凹凸有致,马甲线若隐如现,细腰长腿完全不输年轻人。

她身上,仿佛有着时光不能摧毁的美。

回望三十年名利场的沉浮,不过弹指一挥间。

走得越远,她越纯粹,越淡定。

在刚落幕不久的第3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上,红姐第五次捧起金像奖的奖座。

但这一次,她是笑着的。

她曾说过,自己的一生,是别人的两世。

然而,杀不死你的,终究使你变得强大。同时,也会让你变得更柔软,更优雅。

人生如戏,但终究不是电影,没有人喊卡。

只要不落幕,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主角,都是无法取代的传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