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品牌医药 >> 中医在线

暗灵法医正文第197章

2019-01-25 22:19:58

(小说《暗灵法医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沐轶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暗灵法医全集阅读正文第197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我正在研究呢。”高景拿起那照片又接着慢慢端详,半晌,低声道:“死者应该名叫刘冰心。”

这下子乔智立即会意过来了:“冰心?我国最著名的作家之一!胸口上放块大饼,那可不就是饼子和心嘛,自然就是冰心喽。可是,这姓刘又是怎么来的呢?”

“那封信啊,信上有文字,当然就是文了,那裁纸刀也就是利刀偏旁了。合在一起就是刘。”

“对啊!”三人都是又惊又喜,许帆道:“立即调查,看看全市县级以上干部妻女中,有没有名叫刘冰心的!”

“好的!”刘威答应了。

“那你们忙吧,我走了!”高景起身告辞。

许帆握着他的手道:“老人家,如果抓到凶犯,我们一定请示上级,授予你荣誉市民称号!”

“呵呵,谢谢!”高景乐呵呵走了。

刘威立即组织人员进行排查。全市县级干部以上妻女的名单早就已经收集齐备了。

由于官本位思想作祟,清河市很多单位都想法设法通过各种关系高挂领导职务行政级别,科级挂县级,县级挂地级。*全市各单位高挂县级的很普遍,有些重要部门甚至高挂到了副地级!所以,副县级以上领导实职和虚职加起来,数量惊人,足足有厚厚的几大本。

许帆叫来几个机要秘书帮着挨个翻查。一帮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全部翻了一遍,最后发现,全市副县级以上干部的妻女中。共有两人名叫“刘冰心”,而其中一个,是清河市数得上号的人物之一,市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刘凯的独生女儿。另一个则只是个高挂副县级地科长,但也是个实权人物,是市卫生局市场避理科长的老婆。

许帆脑袋见汗,如果常务副书记的女儿出了问题,自己脑袋上的压力将会又多上一重。紧急叫来几个重案组探长。亲自下令组织便衣队,对这两个刘冰心进行二十四小时布控。其中,大部分警力又分配监控保护刘凯常务副书记的女儿。

乔智当然也派出两只亡灵小蜜蜂,对着二女进行二十四小时监控。他本来不想让重案组便衣跟踪监控的,生怕赖德民警觉之后不上,可是,却又找不到合适的借口。*而且这种事情弄不好是要出问题的,一旦出问题。自己可扛不起,所以只能叮嘱他们一切小心,不能露了行藏。

这是最关键地一次决战,乔智把那封信给了刘威他们看了。决定将计就计,给乔智放大假回家休息,并把这个消息传了出去。以麻痹赖德民,引蛇出洞。

随后的几天,乔智天天在家里当宅男,早上泡茶馆,下午上打游戏,晚上陪老婆散步。一天跑一趟菜市场,买好吃的叫黄晓莺教他怎么做饭炒菜。

当然,他脑袋里亡灵视听借用术却无时无刻不在监控着那两个刘冰心,包括上厕所睡觉都不敢放过。他现在的亡灵遥控已经可以覆盖整个市区了。

一连几天,却没有丝毫动静。而对全市在建建筑的排查工作也在悄悄进行。可是。却没有任何发现。因为清河市太大了,正在建设的大小堡地上千处。股市狂跌之后桃树苗
。房地产以往的风光不再,楼市几乎濒临崩盘的境地。建好地楼盘无人问津,许多在建楼盘也就变成了烂尾楼,这样的楼房都有上千栋。又不敢大规模搜寻排查,生怕打草惊蛇,只能乔装打扮进行探查,这就更慢了,所以几天过去,初步排查没有发现什么问题。*研究之后认为,很可能是排查不细,要求分片详查。但确保不惊动罪犯。

这天早上,乔智正搂着宋韵霞在家里沙发上看电视。忽然,脑海中传来警讯,他又惊又喜,这是视听借用的警讯,监控目标发现情况!

乔智立即开通视听借用术,看见被监控对象之一政法委常务副书记的女儿刘冰心正在一个比较僻静地路口和一个交警吵架热镀锌光伏支架

交警!

乔智立即想到了杉水说的,当时林丽珍就是被交警拦住带走,然后失踪的。

乔智指挥亡灵飞近观察,见这交警虽然戴着大墨镜,但是,从体型上能判断,不是嫌犯赖德民。不过,身材比较高大,和杉水所说地见到的那个交警有些想像。

乔智不敢大意,因为现在并不排除罪犯有同伙的可能。乔智没有惊动这交警,一直通过视听借用术在一旁冷静观察。

虽然是傍晚天快黑了,但刘冰心脑袋顶上还是戴了个墨镜,嘴里嚼着泡泡堂,指着那交警的鼻子在骂着:“你算老几?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你眼睛长在屁股上了,敢拦老子的车?”

那交警苦着脸道:“刘小姐,你没有驾照不能开车的,而且,严禁在街道上飚车…”

“飚车怎么了?没驾照怎么了?老子开车这不是头一次,谁都绿灯放行,偏偏你这小屁孩出来拦路,怎么,癞蛤蟆上公路,愣充小吉普吗你?”

车里面一个流里流气的男的探出头来:“冰心,别理他,上车吧,飚车马上开始了!要迟到了!”

刘冰心往地上狠狠啐了一口,转身要上车,却被交警拦住了:“刘小姐,你们不能走,你无证违章驾驶,必须扣车。*”

“你敢!”刘冰心葱白一般的手指直接戳到了那交警的脸上,“你拉啊,拉走啊,我看你怎么把我地车拉走!”

交警地脸被她戳了几下后,涨红着脸突然抬手抓住她的手一拧,从腰上取出一副手铐,喀嚓一声将刘冰心铐住:“刘小姐,你太过分了!我在执行公务!不管你是谁,我现在指控你袭警,对不起,你必须跟我走一趟!”

刘冰心尖叫着又踢又打,可是,双手被反铐,根本无法反抗。*他们车上地那个年轻人见交警来真格的,顿时傻眼了,不知该怎么办。

交警先把自己地警车锁了,拉着刘冰心走到她的轿车旁将她塞进了后座,关上门,走到副驾驶室问那男的:“你是跟着我们走一趟,还是自己下车走?”

那男的赶紧开门下了,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刘冰心在车上使劲喊:“给我爸打!叫他来救我!叫他开除这死交警!快啊!”

交警一言不发,冷冰着脸上了轿车,带着狂吼乱骂的刘冰心绝尘而去。

乔智有些奇怪,这交警如果不是凶犯赖德民的同伙,那还真有点牛逼哦,饶有兴趣地使用视听借用术跟踪着。

昂责蹲守的重案组便衣警察已经得到许帆和刘威的指示,尾随就行了,不要干涉,等待赖德民的出现。

那轿车开的不快,用了好半天,这才来到市局交警大队烧结砖厂家

乔智更惊讶了,怎么真的开到交警大队来了,难道这人真的是交警,而不是罪犯的同伙?那这人真的是摸了老虎屁股了,乔智到有兴趣看看他如何收场。

那交警将刘冰心拉下车,关进了市局留置室的铁牢房里。刘冰心依然骂不绝口,而且不停威胁要老爸把这交警开除。那交警却不理他,自己进了一间办公室。

乔智让亡灵小蜜蜂飞进去看了看,顿时明白这交警怎么这么牛逼了。

就在这时,一辆高级轿车开进了市公安局交警大队,车没停稳,从车上跳下来一个高个子中年人,黑着脸吼道:“我女儿呢?谁把我女儿关起来了?”

“我!”

门一开,从房间里出来几个人,为首一个花白头发的老者,目光如电,盯着那高个子中年人:“刘书记,是我下令拘留令嫒的,有意见吗?”

那中年男人正是刘冰心的父亲,市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刘凯。

刘凯一见这花白头发老者,顿时跟霜打的茄子一般软了下来:“是蔡书记啊,对不起!我不知道您在这里。嘿嘿,”

这花白头发老者,正是市委常委、纪委书记蔡光顺。

蔡光顺道:“刘凯同志,市委前几天的会议决议你应该已经看到了吧?”刘凯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看,看到了。”

“那你应该知道,鉴于我市交通事故态势大幅上升,一些领导干部的子女无视交通规则,闯红灯、超速行驶、逆道行驶、乱停乱放已经是家常便饭,现在甚至发展到了堵住街道两边然后进行飚车!交警都不敢出面干涉!把整个清河市当成了他们家的炕头!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由此引发的多几严重交通肇事已经造成多人伤亡,引起了人民群众强烈不满,所以,市委决定组织两个月的整顿,严厉整顿交通违章行为,坚决打击干部子女的严重交通违章行为,遏制我市交通秩序恶化的局面!这个通知精神你应该知道的。对吧?”

“我知道,”刘凯压低了声音,“不过,书记,两个月的严打下周才开始…”

“对于你,现在就已经开始了!鉴于你这种态度!我要把你这件事当作典型来抓!你女儿无照驾驶,参与飚车,还打骂交警,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们纪检委也受到多次检举,说你纵容女儿这样做的,对处罚你女儿违章驾驶的交警进行打击报复,刘凯同志,这是违反党的纪律的!”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