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品牌医药 >> 养生之道

暗访假卫生纸作坊纸厂老板家查出2000余

2018-08-01 09:29:35

10月27日,平原县工商人员将造纸作坊货物封存。山东平原县陈营村的冒牌纸加工车间。工商人员在造纸作坊主家中查到的冒牌防伪标签和合格证。  目击假纸装车运往北京全流程,卫生纸正规厂家称,假纸厂月产量超40吨  暗访  伪造品牌纸装上进京卡车  民房无牌照 专造卫生纸  10月26日下午5点

,淅淅沥沥的小雨,让山东平原县恩城镇陈营村有些清寒。  但农民于文章家,正忙得热火朝天。在村民眼里,于文章的儿子于富杰是“大老板”,开了一家造纸厂,经常有来往的汽车停在门前谈业务,客户不乏有来自北京、济南的大老板。  造纸厂就设在于文章家中,坐北朝南的五间堂屋(山东方言,指坐北朝南的正房)里,专门制造不同牌子的卫生纸。  在于文章的堂屋里,摆放着两台复卷机,每台复卷机上有三个五六米长的原纸卷。机器转动,摸上去手感较差,纸浆缝隙中夹杂的草料清晰可辨。  查抄  小男孩“帮”工商查到制假证据  “四五天产假纸七八吨”  北京工商部门展开查抄行动,几乎同一时段,10月27日上午11点,近千里之外的山东平原县,当地工商局对陈营村卫生纸加工点上门检查。  相比前一日的喧闹,这一天的工厂显得有些冷清,只有于文章和他的老伴在屋里聊天。当日旅游帽子批发
,并没有开工迹象。原本拥挤凌乱的院子整齐干净,堂屋大桌上的包装袋已经不见,有明显打扫过的痕迹。  “他不在家,坐火车去东北谈业务去了。”于文章说,早晨6点,于富杰离家北上。  堂屋内仍然到处漂浮着白色粉末。复卷机上的原纸卷纸质极薄,不足一毫米,纸面上到处都是破损的痕迹,轻轻一搓就变成纸屑。纸面上还布满了粉尘,轻轻一吹,大量白末随即荡漾弥漫。“这些纸从高唐县一家造纸厂买的,一个原纸卷200块钱,飘着的白末就是纸上掉下来的。”于文章说。  在院子西侧放置原纸卷的棚子内侧,盖着厚厚的塑料布,工作人员检查发现五六编织袋已印制好的卫生纸外包装,有雪竹、喜羊羊与灰太狼、京福、国色天香、绿林、诗柔、紫金花、贵人家、秋实等十余种牌子,包装袋上均写着“100%原浆纸”。“这些包装袋都是通过印刷厂印的防火保险柜
。”于文章说。  而在东侧,发现60多大袋京福牌卫生纸,堆到两三米高,被一层没有外包装的卫生纸包裹着。  “作坊虽然不大,但日夜加工,产出量同样惊人,四五天就能产七八吨。”雪竹卫生纸打假办负责人说,经过他们的长期调查,假货不可能是原浆制造,是回收的废纸和部分草浆的混合物,成本7到8元左右,销售价却高达13到15元,真品售价16元一袋,成本却近15元。前一页[1][2][3]下一页伪造合格证防伪标签  于文章表示,儿子于富杰去了东北,儿媳妇回了娘家,没钥匙。对于冒牌制造卫生纸一事,于文章矢口否认,但他坦言,“所有的雪竹牌卫生纸,昨天都运到北京去了。”  查抄眼看陷入僵局,但于文章家中一位四五岁的小男孩却带来了新的线索:他带执法人员和来到于富杰距造纸厂不远的居住地。  执法人员进入于富杰家中。在院子的库房里,还发现了500多大袋缘洁牌卫生纸,生产厂家为山东聊城的一家加工厂。  于富杰的妻子孙爱芹称,“我们是给他们厂代理加工的,不是偷着造。”但她无法提供该工厂的代理委托书。  在于富杰的家中,一间盛放杂货的房间里,工商人员还发现了雪竹牌卫生纸和2000余张合格证和1000多张(每张90帖)防伪标签。在该品牌的包装袋上,写的出厂地址是甘肃省平凉市四十里铺开发区。  面对这些合格证和防伪标签的来历和用途,孙爱芹和于文章均缄口不语。  该甘肃厂家工作人员表示,雪竹厂家根本没有委托其生产加工,经鉴定,合格证、防伪标签等主副产品均为伪造。  于文章出示的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显示,其经营范围是生活用纸来料加工销售,组成形式为家庭经营,并无公司生产经营资质。“该加工点冒用公司名称生产销售卫生纸,同时存在侵犯他人品牌的嫌疑。”平原县工商局执法负责人称。  当日,执法人员对该加工窝点进行查封,并对未售出的成品卫生纸、防伪标签和合格证进行封存,做进一步调查处理。  而在于富杰的卧室里,一大袋卫生纸刚刚打开——他们自用的卫生纸,不是自己生产的羽悦本草瘦瘦包
。(采写 王瑞锋 张晗 李超 摄影 大路)

前一页[1][2][3]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