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品牌医药 >> 医疗健康

IPv6真的来了

2019-04-12 17:31:42

在通过CNGI等工程经过了几年的探索后,今年,中国IPv6终于迎来了各界宣称的“商用元年”。而在美国和欧洲,IPv6的商用进程也正进一步提速。以业界预期:IPv6这次应该是真的来了!

中国IPv6商用预热2010

尽管三家运营商此前都参加了CNGI工程试点,但在IPv6的商用进程中,中国电信无疑走得最快。如中国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所言,中国电信IPv6技术团队目前已达几百人规模,主要由集团技术部、研究院和省市公司多部门组建,该团队从2002年开始便一直进行IPv6的技术研发工作,而去年,中国电信高层决定全面启动IPv6过渡工程并设定了商用时间表,总经理王晓初更用“未雨绸缪、越早越好”8字方针提出了IPv6商用的紧迫性。

中国电信IPv6的引入策略,正是借助其ChinaNet骨干扩容和下一代承载CN2的建设两个抓手。近年一直参与IP承载规划的中国电信北京研究院副院长赵慧玲详细解读了中国电信IPv6商用的三个步骤:第一阶段是试商用,即从2009年到2011年,将主要围绕IPv4业务,启动相应络和业务平台的改造和试商用;第二阶段是规模商用,从2012年到2015年,IPv4和IPv6络、业务共存,完成规模改造和渐进迁移;而2015年后将进入全面商用。

她用开放、安全、可扩展、广覆盖几个词概括了IPv6络的建设标准,以拓展新型应用、满足三融合等业务发展需要。而中国电信下一代互联的建设原则将围绕用户体验、投资成本、业务发展、技术应用等维度展开。

中国电信集团副总工靳东滨也告诉,除了参与CNGI工程建设,中国电信目前也在湖南、广东、江苏实现IPv6商用试点,并在长沙商用IPv6络实现了物联的农业应用。

在经过了漫长的探索和试用期后,IPv6今年终于得以在中国电信这张全球最大的IP承载上实现部署,可以说,IPv6正从萌芽期开始钻出地面,必将在未来几年崭露头角。

被推着走的IPv6

IPv4地址资源的日益耗尽,早已使美国之外的其它国家感受到向IPv6迁移的紧迫性。如ITU通信标准局高级专员杨晓雅所言,全球可供分配的IPv4地址已不足8%。而在国内,物联应用崛起,三融合呼声日高,新型应用促使通信终端和信息节点不断扩展,地址分配和安全问题首当其冲,更使IPv6的迁移进入被推着前进的轨道。

中兴通讯承载及广电市场总监曹立鑫对此深有感触,他认为新的业务浪潮拐点显现,而我国IPv6商用的时间窗口也已经显现。他建议运营商需在IPv6迁移过程中注重利益的最大化,对城域、骨干等采用渐进式革新,充分考虑大客户接入、宽带WLAN、宽带固定接入等形式,把用户逐步从IPv4过渡到IPv6络中来。沿此理念,中兴通讯目前以端到端的解决方案部署了深圳电信IPv6实验及26届世界大运会IPv6实验。

作为CNGI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副院长邬贺铨更为关注实现IPv6的技术路线,他将此分为“修补式”和“革命式”两种。“修补式”即在现存络架构下对其进行改良,实现络的升级;而如美国所提出的“Post-IP”这种“革命式”变革路线则抛弃现有架构,注重IP基础上的改进但可能完全不同于IP体系

。他建议我国应对两种模式的演进给予充分关注和研究,并以日、美、欧的实践提出,不论IPv6的迁移策略如何,络的宽带化、移动化、泛在化以及安全性、可用性、可信性将是大势所趋。

政府牵头,产业协同,应用开道

IPv6箭在弦上,而在新一轮IPv6迁移浪潮中,各国政府乃至ITU都必须发挥更加积极的建设作用,而从设备过渡到应用,也将是下阶段产业界协同推进IPv6的重点。

事实上,我国政府已经开始行动。工信部通信发展司司长张峰表示,工信部目前正研究推进我国IPv6商用化的整体策略,并将IPv6纳入下一代络发展的重点课题。而欧盟信息社会和媒体总司IPv6总负责人JacquesBabo也介绍了于2008年5月启动的欧洲新一代互联IPv6推进计划,将其纳入电子欧洲i-2010欧盟信息化总体战略,并已推出了大规模测试床和商用时间表。另据杨晓雅介绍,ITU当前也成立IPv6专门小组,除了进行标准推进,该小组也正与相关组织对ITU成为互联注册机构的可行性进行谈判。

IPv6产业链由ISP(络运营商)、ICP(内容运营商)和最终用户组成,目前的问题在于各条战线发展不均衡。思科总部CTO办公室中国区总监殷康认为,过去IPv6的精力主要用于络和设备的改造或建设,但未来,互联的公共内容和服务将成为制约运营商IPv6部署成功与否的关键。因此,政府必须给出明确的商用时间表,并在规模商用前充分考虑Yahoo、微软等ICP的成功商业模式,将内容和应用的支持、过渡、迁移放到一个新的高度,共促IPv6长效发展。

网站首页设计的细节
企业建站解决方案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