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品牌医药 >> 健康用药

尚博祖屋童年的故乡温暖的记忆

2019-04-16 00:47:36

青年作家、诗人杨宏伟是浙江省德清县尚博村人,长期致力于乡土文学创作,继出版诗集《远方的诗:年轮》之后,这部洋洋洒洒49.9万字的散文集《尚博祖屋》2018年底问世,饱含着他对故乡血浓于水的感情。

这部著作是作者7年血汗的结晶,是一部追思童年与故乡的怀旧散文集,内容温馨感人。本书主要反映了上世纪7八十年代作者在故乡的童年生活,记载人物有他的祖父母、外婆、父母等亲人,和村民、老师、同学等,还有各种小动物,充满童真童趣。书中场景式、情境式地还原了江南水乡生产、生活的面貌,如钓鱼、养蚕、吃茶、种田等,展现出一幅绚丽多姿的乡村生活画卷。作者以祖屋为中心,视野拓展到尚博村和邻近村镇,穿越历史云烟,摭拾记忆碎片,重现如歌岁月。通读全书,有两个显著特点:

一是内容真实感人。

古人云:“言为心声。”“感人心者莫先乎情。”作者酷爱故乡,乡情、乡景、乡恋、乡愁始终是他文学创作的源泉,在追思中构筑自己的精神家园。祖屋保存了一些老家什,是杨氏几代人繁衍生息的历史见证,作者以温情的笔墨书写着一个蚕匾、一张老床、一条刻着曾祖名字的板凳。

作者创作本书的目的,就是留下生活的记忆。他在《祖母》篇中说:“我的祖母就是这样的一个平常人,这样一个曾存在过又永久归于黑暗的平常人。但她又是幸运的,由于我的上述文字将是一种永远的存在。”他认为:“最大的真实是心灵的真实,祖屋、我、文字,三位一体成为心灵;心灵的真实就是写作的真实。写作者要永葆谦卑畏敬之心,内心要真实真诚。”为了记忆的真实,他采访老人,考察古桥、老屋、村镇,查找侵华日军暴行的资料,并让母亲重讲儿时故事。晚清外交家傅云龙是尚博村的历史名人,但作者没有凭空拔高,而是真实地写出他与村民生疏隔膜之情形。书中他对亲人、伙伴、乡邻进行了细腻刻画,描绘了儿时吃棒冰、挖泥鳅、滚弹子等快乐往事。他到镇上,“每次吃完三鲜面,甚至每次在街中央吃完小馄饨,我们总要跑进馆子店,趴下身去,把我们细细的手臂伸进柜台下面的缝隙里——仿佛每次都能捞出落满灰尘的几枚硬币。”只有亲身经历,才能写得如此鲜活生动。书中叙述的日常生活,如酒醉子凿杀水牛、二流子击打土狗等等,虽然行为残暴,也是铭刻在脑海中的真人真事。因为真实,所以能引起读者共鸣,令人不由自主地回想起童年故事。

2是写作独具匠心。

作者主张心灵写作:“让心灵本身成为写作的方向和动力,让心灵本身成为写作本身,让我成为写作本身。”他对角色变化技能运用纯熟,“由人而树桩,由树桩而人;由人而我,由我而人;由此而彼,由彼而此……其间的转换是没有痕迹的”。他在《祖屋的女儿》1文中指出,最为得意的是叙述的方式:故事里套故事。

在我看来,杨宏伟此书是基于诗性思维的写作,诗意在笔端流淌,呈现诗歌式散文。他这样描绘捕鱼场面:“父母总是兴高采烈,看着船舱里活蹦乱跳的鱼,仿佛马上看到了家里的老人孩子用粗壮的筷子在碗里夹鱼肉的情形,这个情景又会让他们再次联想到像筷子一样形状的用来井秧界绳的竹棍插在准备插秧的水田里而在泥水里投下的弯曲的倒影……”丰富的想象,优美的文字,浓郁的情感,文章如诗如画。

作者文笔老练,内容充实,文字生动。江南水乡的小桥流水,农村集镇的喧闹风情,栩栩如生。乡土世界里上演的平凡故事,经过作者之笔,风生水起。他写钓黄鳝:“这根进入白热化状态的细细长长的线,在洞口摇摇晃晃、进进出出,一阵又一阵的泥浆随之从洞口涌出来,就像是一股股浓烟从老掉牙的老头的嘴里吐出来一样……我们提着这条活蹦乱跳的老鳝鱼,蹦蹦跳跳地向家里跑去。当我们在那条小田埂上奔跑的时候,老鳝鱼会在深绿色的稻叶或者金黄色的谷穗上面腾跃,就像刚刚从一望无际的稻浪里腾跃而起一样。”情节之传神,画面之唯美,读来恍如身临其境。

作家常常具有浓厚的故乡情结,鲁迅之于绍兴,有《故乡》;茅盾之于乌镇,有《林家铺子》;艾青之于金华,有《大堰河——我的保姆》;莫言之于高密,有《红高粱》。名家写故乡并不但限于回忆过去的人和事,而是借此反应社会变迁和民生疾苦。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问题,在当代社会转型时期,如何振兴乡村,值得关切。作者既在繁华的国际大都市上海工作,又心怀故乡山水,期待他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乡土文学作品。

(杨宏伟著《尚博祖屋》一书已由文化艺术出版社于2018年12月出版)

如何有效治疗早泄
前列腺囊肿需要治疗吗
关于宫颈糜烂的治疗周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