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品牌医药 >> 保健养生

為生命奔跑 他們才是真正的“跑男”_3

2019-03-11 19:10:12

為生命奔跑 他们才是真正的“跑男”

在武漢有一群“跑男”,他们不是綜藝節目里的跑男,在奔跑的时候根本不会有粉絲,不会有聚光燈。他们就是武漢協和醫院心臟大血管外科的醫生们,他们的奔跑是替要做心臟移植手術的患者獲取、護送一顆鮮活又寶貴的心臟,人们稱他们為“護心跑男”。

一段真實“奔跑”經歷

最近,一部叫做《護心跑男》的微電影受到了很多人的關注,影片中全部出演醫生都是武漢協和醫院“護心跑男”團隊的成員。

2015年開始,我国心臟移植全部實行腦死亡自愿捐獻,因此供應心臟獲取的时間具有很大的不確定性。这部微電影講述的就是醫生劉雋煒和他的助手一段真實的“奔跑”經歷。

接到捐獻信息隨时出發

據武漢協和醫院心臟大血管外科副主任醫師劉雋煒介紹,那天他在家跟兒子過生日,剛剛開始電話就打過来了,大概晚上7點快8點鐘,通知馬上出發。

凌晨一點左右,劉雋煒和同事趕到醫院,詳細檢查了供體的情況,初步評估后判定符合捐獻條件,準備第二天早上獲取心臟,但就在進手術室之前,病人家屬卻意外反悔,拒絕捐獻。

就在他们匯報了这个情況、準備空手返回的时候,突然又接到山東一家醫院的信息,稱那里有一个年齡稍大一點的供體。

“跑男”立刻調轉方向,向山東出發,成功獲取心臟后,他们要在第一时間將这顆寶貴的心臟帶回武漢。但是,當天從濟南飛往武漢的航班已經沒有了,而供心的有效时間要求十分嚴格,容不得半點耽擱。

爭分奪秒的6小时

在醫學上,從供體心臟,經過心肌保護液的灌注停下来不跳的时候開始算起,一直到手術后供體心臟在受者體內恢復跳動為止,这中間的时間不能超過6个小时,这就是器官移植的冷缺血时間。

劉雋煒介紹,從山東的醫院取下来以后,到機場算一个小时,飛機上大概兩个小时,然后從機場再到醫院又一个小时,加起来4个小时就已經過去了。移植手術可能還要一个多小时,實際上在路上能留給他们空余的时間還不到一个小时,时間是非常緊急的。 當时武漢協和醫院出面向航空公司求助,經過協調,南方航空公司決定將飛機臨时備降武漢,幫助这群“跑男”將心臟護送回醫院。而在從機場到醫院的路上,“跑男”们又遇到了晚高峰,當地交通廣播緊急呼吁車主為他们乘坐的救護車讓道,交警更是一路警車開道,讓这顆心臟以最快的速度趕往醫院。

唯一慢下来的環節:默哀

整个“護心”過程分秒必爭,但只有一个環節,“跑男”们卻要主動慢下来,那就是“取心”手術之前,對捐獻者的默哀。

△默哀現場

武漢協和醫院心臟大血管外科副主任醫師 王国華:

我们每一次都有儀式,我们每一次都要默哀就是表明對捐獻者的一个尊重,對他们表示敬意。

每年100次奔跑 四分之三的手術通宵完成

这段旅程只是“護心跑男”團隊眾多經歷中的一次,武漢協和醫院心臟大血管外科平均3天一例心臟移植手術,每年給100多个家庭帶去生的希望。100个希望的背后,意味着有100次这樣的奔跑。四分之三的供心獲取手術是通宵完成的。

△醫師晚上12點47分剛做完手術

这樣的頻次和強度,很難想象團隊的所有成員都是兼職做“護心跑男”,他们所有人都是醫生,門診、手術、查房……平时工作本就緊張,在接到任務后,臨时抽調,“跑男”们都是利用休息时間去“取心”。

△航線圖

这是“護心跑男”中一个人一年的飛行軌跡,这還不包括他乘坐的火車、汽車等其他交通工具,这群“跑男”每年奔走的里程有20萬公里,相當于環繞地球5圈。

每一次奔跑都是“負重前行”

“跑男”们每次去“取心”都要帶上三个大箱子,一个裝手術器械的箱子、一个裝心臟的箱子和一个灌注心肌保護液的手搖泵。三个箱子加起来好幾十斤重,他们每一次的奔跑都是“負重前行”。

即便是这些特制的非常結實的箱子,因為跟隨主人出差次數太多,也被跑壞了好幾个。遇到一些沒有電梯的火車站,幾个人只能肩挑手扛。

流過汗,也挨過凍,吃飯去的是機場、高鐵站的快餐店。睡覺要找離“取心”醫院最近的旅館,有时候干脆在汽車里湊合一晚。遇到極端情況,他们絞盡腦汁,為了爭分奪秒,想到的辦法那怕再離奇的也都得試一試。

武漢協和醫院心臟大血管外科副主任醫師 劉雋煒:

2013年武漢有一次下暴雨,到了高鐵站門口,發現前面的廣場全部淹了水,大概有齊腰深。沒有辦法,郭超醫生帶着他的團隊在旁邊租了一个小木筏子,劃送到站臺上去了。

榮耀时刻:心臟順利復跳

“護心跑男”有一个約定俗成的習慣,那怕再累,取回心臟后總要待在手術室,等待手術結束,看到心臟在病人體內開始跳動的那一刻,他们才会離開,这就是屬于他们的榮耀时刻。

武漢協和醫院心臟大血管外科副主任醫師 劉雋煒:

我覺得整个過程中最讓我如釋重負的,就是當这个心臟順利復跳了,并且到最后終于很順利地撤離體外循環機那一刻。我所有的壓在心頭的这些,像一塊大石頭徹底落地了。

这个三歲小男孩宗鎵輝,因為反復心衰導致昏迷,被送進醫院,隨时可能死亡,心臟移植是唯一的希望。目前这个孩子已經做了心臟移植手術,而給他取供體的就是劉雋煒醫生,手術很順利。

在这群“跑男”的故事中,也有很多社会的力量在幫助他们以更快的速度奔跑,比如航空公司、鐵路部門、交警等等,所以这一年多来,取回供心的时間已經從原来的6个小时提到了5个小时左右。

“奔跑”路上的每一分鐘,對患者来说意義都非常重要。醫者仁心,仁者濟世,他们用自己的努力挽救了一个又一个生命,他们的職業價值在奔跑中閃光。護心跑男,是為愛奔跑、為生命奔跑的人。

骨折可以补钙吗
治疗便秘的运动方法有哪些
经期延长是由什么引起的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