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化鉴赏

亲历“魔都”小升初,求学背后暗潮汹涌

2019-09-09 12:14:55

【编者按】教育局制定的用以促进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的一系列政策,根本无法抵挡学校与家长双方对优质生源与优质学校的强烈渴求。由于明面上的规则太多,学校和家长就把战场转入地下。这场小升初的“暗战”,套路多,现象乱,难捉摸。

李吉为FT中文网撰稿称,上海小升初呈现三个特点:政策与套路齐头并进;初中与机构联手发力;谣言与真相雌雄莫辨,让家长普遍“懵圈”。事实上,教育资源严重不均衡造成的激烈升学竞争,全国各地都在上演。

本文首发于“FT有教无类”,经亿欧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对于极端重视子女教育的中国家长来说,幼升小、小升初、中考、高考,从来都是家庭头等大事。而中考、高考基本上规则明朗,主要靠成绩说话;幼升小,毕竟孩子还小,即使有考察手段也存在较大变数,而且上海实行了公办民办学校同时报名的“公民同招”政策,规则也相对清晰。只有小升初,套路最多,最难以捉摸。

总的来说,整个上海小升初呈现出三个特点:政策与套路齐头并进;初中与机构联手发力;谣言与真相雌雄莫辨,让小升初家长普遍“懵圈”。

择校乱象之源 这一切乱象的前提是,上海初中整体水准良莠不齐,差距巨大。

上海16个区中考体系教育路线的初中共有600所左右,其中民办初中110所左右。民办初中因为可以选择生源,因此在中考成绩的表现上,整体水准高过公办,但每个区也都有几所实力很强的公办初中,只是按照政策规定,公办初中只能招地段生,不可以选择生源。

初中的实力差距可以有多大呢?以上海教育强区徐汇区为例,全上海数一数二的民办华育初中,在中考前有120名左右的学生可以被全市四强高中预录取(中考后,实际录取人数更多);徐汇区排名第二的初中也是民办的,这个数字约25人左右;第三第四名初中也是民办的,加起来十几人左右。剩下的除了三四所公办初中各有一人被四大高中名校预录外,其余20所左右公办初中的预录人数均为零。

这种初中学校整体水准的马太效应这几年有逐渐加强的趋势,因此这一两年教育局狠招频出,先是取缔了小学阶段的奥数杯赛,因为杯赛奖项曾经是民办初中选择生源的重要依据;接着又不许民办初中收取学生简历,更不允许民办初中提前考试选拔,而是只允许全市民办初中集中在两天时间内用面谈的方式考察学生,而且全程视频监控,不许动用纸笔,更不许带简历证书。

2019年,上海民办初中总共招生2万人左右,小学毕业生在14万人左右。但也不是所有的家长都准备走民办路线,在一些家长心目中,“名牌”公立初中并不比“三四流”民办初中差。但尽一切可能让孩子就读更好一点的学校,则是普遍现象。

无论形势怎样变幻,一个颠簸不破的真相是:好学校想招好学生,好学生想去好学校。既然明面上的规则这么多,这也不许,那也禁止,于是战场就转入地下。

政策与套路齐头并进:谍战大片在上演 教育局不许收简历,但如果是学生家长硬要把简历塞给学校,而学校又无意中看到了,怪谁呢?

去年,一个初中为因应教育局政策,把一筐学生简历弃置马路旁,引发家长众怒,从而教育局和家长两头不讨好。所以,学校对家长执意送来的简历,不会主动收取,但却又不便胡乱丢弃。于是,各种“地道战”就出现了:人肉快递的趁门卫不在时放在门卫室的有之;顺风快递的有之……众多家长群中,更是随时更新着简历投递是否被退回的最新消息。

至于“不得提前考试”,也就只能“呵呵”了。 事实情况是,从去年11月底起,各种“神秘考”就在暗自活动。 “神秘考”,顾名思义,就是很神秘的考试。你会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对方并不告诉你是谁,只是在确认你是哪位小朋友家长后,通知时间与地点,请你参加一个“活动”。然后你心领神会地让孩子带好笔袋,准时出现。通常这样的电话,只会提前半天时间通知,有的是周五晚来电,通知周六一早参加“活动”;有的则是工作日下午两三点通知参加晚上六点的活动,孩子根本没有任何准备时间。“活动”内容则是语数英三门考试,总共2- 小时。每场神秘考都有目标初中,考试地点则五花八门,有的在,有的在经济型酒店的会议室,不一而足。参与的家长大多能够按电话中的约定保守秘密,但难保有个别走露风声的,于是就出现了有的神秘考临时通知“活动取消”的怪事,被家长群戏称“地下活动被端了”。

更有精英初中与精英小学郎情妾意联手操作的“飞行考”——监考与试卷来自初中,在小学全体“摸底活动”。 在教育局三令五申“严禁进行学科知识考试或测试”的压力下,这种“飞行考”依然存在,可见学校与家长双方对优质生源与优质学校的渴求是多么强烈,而教育局“促进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的目的又是多么一厢情愿。

初中与机构联手发力:水浑好摸鱼 为什么现在小学生在周末去培训机构补习语数英已经常态化?答案是,如果想进一个不错的初中,光靠小学里的知识,是远远不够的。 提前学是必须的,只是提前学多少的问题。 而到底需要提前学多少呢?随着择校竞争激烈程度的逐年上升,这个门槛也渐渐水涨船高。举个例子,上海最好的几所民办初中,要求小升初的学生,在英语语法和阅读水平上,最好可以把中考模拟卷的相应部分(总分100分),做到七八十分左右;而数学部分,若想在“神秘考”中胜出,也需要把初中一些代数和几何的知识提前吸纳。语文呢,则要大量接触文言文,这几乎是“神秘考”的必考项,而这原本也是初中才会大量接触的知识。

“神秘考”是为了验证你是否具备这些知识,那么怎么吆喝你有这些知识呢?主要还是靠简历。以前有奥数杯赛、英文测试等,现在随着杯赛、测试的取缔,教育机构高端班就成了一个资质证明。教育机构通常每年会进行内部学员测试,分出高中低班型,有针对性地提高或降低教学难度。顶级班型的学员,不仅会被暗地推荐给精英初中,并且也有更多的“神秘考”的机会。

因为很多“神秘考”借助培训机构的教室,培训机构手里因此有了不少“考试门票”。有个别心思活络的机构向学员家长收取数万元“考试费”,考上了不退,考不上退款。而因为学员家长都是多条腿走路,既单独递简历,又靠机构推荐,很多还在两个以上的机构占了“坑”(就是交了学费,但没有时间去读),因此最后被意向初中电话录取时,乌龙就产生了。你怎么就能肯定我是通过你这次考试录取的呢?

还有就是“小五班”,也就是对口精英初中的培训班。这些培训班绝口不提与初中的关系,初中也绝口不认与这些培训班有关系,可是有意择校的家长却心知肚明,并在四年级升五年级的关口,这些培训班开始招生的时候,深更半夜就去排队报名,名额通常在太阳升起之前就抢光了,比挂北京名医的专家门诊难多了。“小五班”教授语数英,主要讲小学奥数拓展以及初中知识,每阶段都有测试,有不少优秀学生通过“小五班”进入到相应初中。 但即使最靠谱的“小五班”,录取率也不会超过1/10,也就是说,招生1500人,有150个能进入相对应的初中,就已经是信誉绝佳的“小五班”了。

谣言与真相雌雄莫辨:假作真时真亦假 去年由于发生过几次家长举报“神秘考”的事故,导致已经被“神秘考”录取的小升初毕业生又被莫名取消了录取资格,却又有口难言。今年所有择校家长更是谨言慎行,严守机密。除非考场上遇见,否则小学里的同桌相互都不知道谁在周末或晚上出去考过试。

即使这样还是有“冲考”现象发生。总有泄露的天机。未受邀的考生冲到现场,通常也能获得平等的考试与录取机会。上海的精英初中在选择生源上呈现出大度、不拘一格的特点。只要成绩好,管你是“小五”、“神秘考”、“飞行考”还是“冲考”。

于是,情报获取就相当重要。

既然没有公开信息途径,小升初家长就抱团取暖——“混群”。各种各样的QQ群、群产生了,有机构组织的,热心家长组织的,心仪学校的学长组织的,还有各种团课群。群里有各种消息:哪里又冒出一个新的学科比赛啊;哪里似乎刚举办过神秘考啊;哪里的小五班有补充招生啊;哪里的初中现在“不拒绝”简历了啊……总有消息灵通的家长,也总有目的不纯的机构。

公办与民办针锋相对:神仙打架,吃瓜群众很累 最有意思的是,为了扶持优质公办初中,上海市有三所市教委直属的公办学校,可以堂而皇之地在全市范围内公开收简历、公开考试,简称“三公”,分别是上外附中、上海市实验学校、上外浦东外国语学校(以浦东为主)。因“三公”生源优质、硬件豪华、师资雄厚,成为顶尖民办初中最有力的竞争对手。如果说之前民办初中的“神秘考”、“飞行考”还都在“掐尖”锁定最优质生源的话,随着“三公”在4月中旬公开考试的到来,民办学校的大批量“强电”也都赶在“三公”录取名单公开前暴风骤雨般袭来。所谓“强电”,就是通知你填报第一志愿的电话,事实上很多中学会直白地告诉你:只要你填第一志愿,就会被录取。而这时,离民办学校被规定的公开时间,还有一个月。

不是“三公”的优质公办初中也不甘落后。 按政策,他们只能招收地段生,这时也来凑热闹。为了方便不在户口所在地居住的孩子入学,上海有“人户分离”政策,去居住地的居委会开张证明即可在居住地附近就读。这个政策随即成为优质公办初中选择生源的“尚方宝剑”。优质公办初中周围的房产中介甚至挂出“可办人户分离”的生意招牌。

不管是公办学校,还是民办学校,为了抢夺优质生源,甚至在晚上9点半之后还在打“强电”,而因为不停地有牛娃“占坑”、“弃坑”的现象发生,不停地补打“强电”更是常规,学校也是相当拼了。当然每年也总有一两所初中因为“强电”超发,导致接到“强电”的个别学生没有被录取的纠纷发生。

如果说马太效应在学校方面表现得很突出,那么在学生方面也一样。 事实上,“三公”也好,顶尖民办也好,抢的是同一批生源。因此,一些“牛娃”手里往往拿着好多个学校的“强电”,即使先被“三公”录取了,也可以在收到民办“强电”后飞了“三公”的鸽子。因此至于花落谁家,只有在网上填志愿的那一刻才见分晓。

而为了避免成为顶尖民办的“备胎”,“三公”也祭出政策的保护性措施:“一旦录取,即刻调档”,因此绝了一心二意的生源的梦。

其实能和“三公”较劲的民办学校,也就七八所,这十所左右顶尖学校加起来的招生数也就 000人左右,但几乎有 万名想择校的学生、以及背后的家长在小升初的浪潮中颠簸起伏。

你或许会奇怪:民办初中不是有两天公开的“面谈日”吗,为什么还要搞这么多鬼鬼祟祟的名堂?答案是:不准动用纸笔,一天面谈数千名学生,平均每人只有15-20分钟,怎么才能精准地挑出合适的生源呢?因此民办学校通常不会把大批量的鸡蛋放在这最后一个篮子里。

今年的“魔都”小升初已告一段落。种种怪象背后,本质原因还是教育资源的严重不均衡,不仅公办学校之间不均衡,同样的中国中考体系下,公办学校与民办学校更是严重不均衡。

在由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简称OECD)发起的学生能力国际评估(Programme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中,上海曾经在全球名列前茅。这意味着在义务教育阶段,上海公立中小学教育平均水准全球领先。但上海的精英来自全国以及全球各地,他们即使在最好的教育平台上依然渴求最优资源,并逐渐推高获得最优教育资源的准入门槛。而在“素质教育”喊了那么多年后,“应试教育”中的“应试”倾向,不仅没有弱化,反而更强化了。 这恐怕已经不仅仅是教育问题,而是与社会价值体系是否多元化、个人成长空间是否有包容度等众多问题都有关系。

相关推荐:

中国的小学教育减负,或许可以学学“德国经验”

小升初大变局,升学选拔难休!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专注科技资讯挖掘,通过关键词过滤科技资讯,提高阅读效率10倍以上。 网站定位极少数高效能人士,精准快速定位资讯,大大提高阅读效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