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潮流

杭州一中學給教師放戀愛假 教育局:允許適度創新_2

2019-03-11 19:08:55

杭州一中學給教師放戀愛假 教育局:允許適度創新

丁蘭實驗中學老師袁海明就“戀愛假”一事接受杭州電視臺采訪。杭州臺新聞截圖

校辦公群向教師通知設“戀愛假”的決定,受到教師歡迎。受訪者供圖

杭州一所中學的教師,每月可申請兩次半天的“戀愛假”,此事在網絡上受到關注。此舉引来“羨慕”聲,同时也招致不少疑問:多了“戀愛假”是否真的能脫單?公辦學校放假是否需要審批?

昨天下午,新京報記者從杭州市江干區教育局證實,这所“走紅”的學校名叫杭州市丁蘭實驗中學,系一所公立初中。該校工会主席樓旸在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时稱,該校有40%未婚老師,推出“戀愛假”,是根據“青年教師的需求”。

對此,有教育專家表示,學校打“感情”牌,留住青年教師行為無可厚非,亦體現人文關懷。

學校有“親子假”“幸福假”“戀愛假”

“經校長辦公室会議討論決定,從本月起,未婚或已婚未育的老師,可享受戀愛假”。1月15日,丁蘭實驗中學的校辦公群里,老師们收到了这樣一條消息。

一趙姓校長向新京報記者介紹,丁蘭實驗中學有124名教師,1300余名學生,36个教學班。目前,單身的教師約有49名,已婚未生育的有4名。

針對此情況,學校工会設立了“戀愛假”——每个月,在沒有排課且不影響教學工作的前提下,符合條件的老師可以申請兩次“戀愛假”。

該校除了針對青年教師新推出的“戀愛假”,還有針對有子女教師的“親子假”,及面向年長教師群體設立的“幸福假”。

教師葉瓊琦參加工作2年,擔任812班的班主任、科學老師,有男朋友,但未結婚,“計劃趁着工作日人少,我们去逛逛圖書館,抽空還可以回家陪陪爸媽。”

教師黃楓去年入職“丁中”,剛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她说,沒想到自己還能享受到“戀愛假”。

教育局:允許學校適度范圍內創新

“丁中”走紅網絡,也引来網友質疑:公辦學校是否可以隨意設立假期?對此,浙江江干區教育局回應表示,根據校方要求,教師会在教學任務外請假,只要是在適度范圍內,“我们還是允許學校有創新的”。

針對“形式大于內容,‘戀愛假’并不能解決單身問題”的说法,該局回應稱,已注意到此说法,“这其實是个概念化的假期,只是針對未婚或已婚未孕的年輕人,希望他们可以在忙碌的工作外,能兼顧自己的个人生活”。

上述教育局宣傳部門一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丁中”近兩年發展迅速,未婚教師已占到總人數的40%,“新老師工作很辛苦,沒时間談戀愛或處理其他事”。學校的初衷是,希望在不影響工作的前提下,幫助他们調節工作和生活。

聲音

專家:打“感情”牌降低青年教師流動未嘗不可

昨日,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在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时表示,該校此舉體現出校方對教職工的關心,在不影響教學情況下,是完全可取的,“是人性化做法”。

熊丙奇曾發起過一項調查,數據顯示,中国60%的老師感到“壓力很大”,很多时間用于工作,很少有自己生活的空間。他表示,放“戀愛假”也是學校管理的一部分,“可以讓老師有更多时間和空間来做到生活和工作的平衡”。

針對有報道稱“該校有40%未婚老師”,熊丙奇分析認為,此情況反映出該校青年教師較多,且教師結構不太平衡,或者師資流動性大。他提到,教師隊伍是“事業留人、感情留人”,这意味着關注教師群體,除了關注其事業發展,還要考慮到教師个體的情感需求,每个學校應針對不同情況,来關懷教師。打“感情”牌,通過“感情留人”未嘗不可。

但是否能通過此舉降低該校教師單身率,熊丙奇認為,“還要看教師如何規劃自己的人生及發展”。

什么药物减肥不反弹
控制体重饮食要求原则
连花清瘟颗粒的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