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星座趣闻

安倍将日本财经界玩弄于股掌之间

2018-08-16 13:33:01

8月,日本内阁府公布的数据显示,第二季度(月)GDP比上季度(月)实际降低1.7%,换算为年率下降了6.8%。这是2011年“3?11大地震”以来的最大降幅,内需、资本支出、住房投资和外需全面下滑,“安倍经济学”已经走向危险的边缘。

可是,安倍晋三却毫不胆怯,腰板还是挺得很直,好像日本企业效益好不好,对政权没什么影响。他的底气究竟来自哪里?

在欧美等国,政府相当于财经界的打工仔与马前卒,不俯首听命往往就意味着下台。可是,日本如今的状况却不是这样。

经济团体联合会(简称“经团联”)是日本最大的经济组织,对日本社会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各大企业、商社负责人几乎都参加了该组织,并担任各种职务日本转运公司

7月,日本经团联按惯例召开了夏季论坛。财经界大腕云集论坛,将政商关系当作了主要议题,经团联最后发表结论称:“与政府紧密合作,实现日本复兴。”安倍也在致辞中回应:“官民联合恢复日本经济。”

可是,论坛最引人注目的不是讨论的内容,而是会场与会期。以往,经团联夏季论坛都是在轻井泽地区隆重举办两天,但此次只在东京的经团联会馆举行一天就草草了事。

这是因为安倍7月25日开始访问中南美洲,要求经团联的成员马上随行。6月新上任的会长榊原定征立刻答应,并根据安倍行程调整了会场与会期。日本政商两界的关系可见一斑。

共同社前局局长后藤谦次说,分析经团联与安倍政权的关系,必须注意到前会长米仓弘昌与安倍之间的关系。最后,安倍已经不称呼米仓的名字,提到他时只说“那个人”。

2012年1月民主党执政时,米仓出席自民党大会并主张参与TPP谈判,结果遭到自民党议员的一片嘘声,下不了台。当年年底,野田内阁解散重新大选时,米仓批判安倍的“异次元金融宽松”是“没有脑子”,从此两人一刀两断。

谁知,自民党在总选举中大获全胜,米仓的态度也随之改变。他向安倍解释“发言没有恶意”,但安倍明确表示“受到批判也是事实”。此后,更严厉的惩罚降临到了米仓身上。

安倍政权成立后,将经济财政顾问会放在“经济政策司令塔”的位置,挑选“民间议员”入会,财经界有两个名额。按说,有“日本财界总理”之称的经团联会长,怎么都得有个位置。可是名单公布后,米仓傻眼了。被选中的两个财经界人士,一个是经团联的竞争对手经济同友会副代表小林喜光,一个居然是经团联副会长佐佐木则夫。这摆明了就是让米仓难堪。此外,参与政府重要经济决策的产业竞争力会名单里,不仅没有米仓,而且尽是与经团联有竞争关系的其它组织成员。

看着渐渐被边缘化,日本经团联的焦急可想而知。为此基恩士传感器回收
,经团联6月紧急更换了会长。新会长榊原定征一直旗帜鲜明地支持安倍政权,上台后更是出钱出力,积极向安倍靠拢。经团联也做出了各种“反省”表现。

他们的举动总算感动了安倍。7月4日上海物流公司
,经团联副会长兼事务总长中村芳夫接到了“内阁官房顾问”的任命书。中村为修复与安倍政权的关系四处奔波,终于让经团联与政府握手言和。

日本学者藤田分析说,安倍政府恩威并施,让经团联、经济同友会、新经济联盟三大经济团体互相邀宠、明争暗斗,从而实现了对日本财经界的绝对掌控。上世纪90年代,日本经济泡沫破灭后,企业遭受重大打击,20多年都没有缓过气来。日本财经界再也没有足够的财力与物力来掌控政界,只能通过出钱出力来获取一些政策倾斜。以前,财经界与政界那种对等关系已经不复存在,从安倍给“经济界天皇”的脖子套铃铛就可以看出来。这也是日本财经界要求改善中日关系等声音,被安倍完全无视的重要原因。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