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风景

聚焦精品内容,出品了《大护法》的好传动画还要连接更多创作者

2019-08-15 10:02:14

推进不同项目的过程中,以精品内容为核心,一套涉及作品内容评估、成本把控的孵化流程被逐渐明确。在通过对内部进行数据化分析、制作管理体系更新、人才培养、技术研发的同时,好传动画还将面向行业上线兼职协作系统,以建立更高效的生产体系。 作者 | 邵毛毛

这是「三声」报道的第505家创业公司

在出品的动画电影《大护法》于2017年登陆院线后,时隔两年,好传动画再度迎来了密集的收获期。

由团队内部孵化的原创动画番剧《大理寺日志》以及与导演林魂合作的动画番剧《雾山五行》即将上线。“两部番剧都已经做完了,目前正在推进发行工作。顺利的话,我希望今年暑假都能上。”好传动画创始人尚游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

好传动画创始人尚游

成立于2012年,在承接了一段时间的动画代工业务之后,好传动画逐渐完成了向原创动画制作公司的转型。在过去几年间,团队的原创项目包括了动画电影《大护法》、动画电影+番剧《大理寺日志》等。

与市场上大多数的动画公司相比,好传动画在原创项目上投入的周期相对更长——项目的平均孵化周期为2~ 年。但尚游认为,这是团队在成立之初就做好的选择,“我们认为未来内容的趋势一定是精品化的,因此在开发的时候就会把标准提高,这就导致周期会更长。”

在部分动画公司通过提高产能增加公司收益的时候,好传动画选择了“少而精”,希望凭借原创内容的溢价能力实现团队的持续发展,这也对好传动画内容的品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推进不同项目的过程中,以精品内容为核心,一套涉及作品内容评估、成本把控的孵化流程被逐渐明确。在通过对内部进行数据化分析、制作管理体系更新、人才培养、技术研发的同时,好传动画还将面向行业上线兼职协作系统,以建立更高效的生产体系。

在尚游看来,在这些体系建立的基础上,掌握二维动画全流程生产能力的好传动画现阶段的定位是“服务创作者”。“我们的核心优势在于能够根据创作者不同的风格和实力,提供匹配的产能,甚至包括导演、编剧等方面的支持。过程中,我们也在思考如何更好的连接创作和市场。”他说。

01 | 服务创作

对好传动画而言,2017年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

这一年,由好传动画出品、总投资1000多万的动画电影《大护法》在上映后拿下了8760万票房,并获得了台湾金马奖最佳动画长篇提名。这让好传动画第一次有了大众层面的声量,同时,这也是团队在原创动画制作尝试上的阶段性证明。

在2012年成立之后,以动画代工起步的好传动画曾参与了动画电影《十万个冷笑话》系列、动画番剧《镇魂街》第一季等作品的制作。此后,在保证现金流的基础上,好传动画在代工业务之外开始摸索原创动画的制作。

2014年,有创作成人向动画想法的尚游找到了导演不思凡,沟通之后,双方决定合作推出《大护法》。后者负责作品在前期的具体创作工作,好传动画则在投资之外,提供产能与发行支持。

一定程度上,作为好传动画在原创领域的第一个实验性项目,《大护法》在上映后所取得的成绩让尚游坚定了好传动画“聚合精品产能、服务优质创作”的发展思路。“把优秀导演、编剧都绑定在一个地方是不太现实的,一方面,创作本身就是一件很独立且不确定性极强的事情,对公司来说,这意味着高成本、高风险。单纯围绕一两个核心创作者构建的体系也很容易碰到天花板,毕竟就算宫崎骏也没办法突破‘人’的局限;另一方面,在动画行业,创作者是无法一个人完成从策划、创意、制作、发行等全部工作的。”他解释道。

与之相对应,好传动画需要建立起一套匹配不同创作者风格、能力的支持体系。用尚游的话来说,就是“共同创造,共享价值,互相理解,互相成全”。

“这两年我们自己会有一个总结,为什么优秀的导演、编剧会最终选择与我们合作,这源于当别人做不到的时候,好传能够提供从策划、生产到发行的全面支持,能够实现他们想要的效果。我们是真的可以服务创作。未来,这就是我们要持续加强的优势。”尚游说。

而“理解创作”这一竞争壁垒形成的基础是,好传动画本身便具有较强大的原创能力。实际上,早在201 年好传动画就推出了《海岸向上的漫画家》、《不可能恋爱?!》等一系列原创动画。在推进《大护法》期间,团队又孵化了原创项目《大理寺日志》,以漫画为起点,好传动画在2015年正式启动这个古风探案类项目企划。

在作品连载一年后,《大理寺日志》于2017年正式开始进入动画制作阶段。期间,不以盈利为目的,团队还推出了动画短片《冰箱里的企鹅》《金鱼缸男》《盗墓PV》等一系列等实验性作品。

这些具体的创作尝试,以及过程中市场所给予的反馈,让好传动画明确了一个核心的动画创作原则,即让普通观众可以看懂、理解和感动。尚游认为,当技术的进步不断降低故事创作的门槛,作者对“创作”以及“内容”的理解依旧是决定作品质量的关键。

而坚持普通人视角的创作思路不仅贯穿在好传动画自身的创作中,也体现在团队服务创作者、平衡创作的艺术性和市场化的过程中。尚游表示,“从一个好的想法最终落地为一个大众喜闻乐见的作品,这实在是太难了。做动画不是艺术家的自嗨,作为娱乐产品,它的创作便必须考虑观众的感受,这样才能离市场更近。”

“单纯以创作者的身份去契合观众视角,这会有局限性在。我们也会在不同阶段,组织观影以获取反馈。我们相信创作是有方法论的,这包括了角色的塑造、情节的推进如何引导观众情绪这种具体的操作,最终指向的是怎么讲好故事。”尚游强调,“对于好动动画,一味强调技巧、纠结具体呈现形式的阶段已经过去,团队现在研究的是如何在不炫技、不故弄玄虚的情况下扎扎实实讲好故事。”

过去一段时间,在这个大原则基础上,好传动画也正建立起一套更加具体孵化和产出机制,以保证项目在可控范围内的高效推进。

02 | 体系

如果说推进《大护法》时,好传动画还处于初期的懵懂阶段,那么在制作《大理寺日志》的过程中,团队已经在有意识梳理出关于项目的孵化、评估体系。

以团队基础产能为前提,好传动画每年将孵化、储备约10个原创项目。首先,在最初的提案阶段,开发部门擅长不同方向、类型的制片人会各自提交方案。然后,在内部初选会上,从制止人提交的导演、编剧等主创班底情况,制作部门提交的成本预估情况,以及发行部门给出的市场题材状况分析等多个维度因素出发,团队会确认项目开发的优先级,评分靠前的作品将率先进入测试阶段,即以制作动画demo、独立小游戏甚至真人视频的形式,面向外部市场获取发行方、投资人、广告商等方面反馈。

根据最终意见,好传动画将在每年选取1~2个项目正式立项,进行动画开发。具体推进过程中,开发方式包括了与签约导演合作,或者内部导演自孵化等多种形式,例如,即将上线的《雾山五行》,便是好传动画和导演林魂的六道无鱼动画工作室合作开发。“方式会比较复杂,但基本原则就是根据核心创作者的气质,匹配相对应的产能、资金等资源。”尚游说。

目前,好传动画团队接近150人,除了80余人的具体制作部门,其余人员集中在开发和制作管理部门。其中,人数为 0多人的开发团队被分为不同小组,具体负责各项目的推进工作。尚游透露,在去年完成《玲珑山》和《风雨廊桥》立项后,今年的两个新项目也已经明确并开始了制作工作,“这是交替滚动式的”。

在同时推进多个项目的过程中,尚游愈发意识到了制作管理的重要性。因为,这将直接决定制作流程如何最大限度优化,以及最终的成本控制问题。为此,好传动画一边拓展制作管理部门人员,一边通过数据库建设、协作体系建立等方面的尝试进行效率上的提升。

“这些年我们花了很大的精力去做数据化的工作,这包括了导演、制作人员擅长方向、内容创作特点、个人成长曲线,也包括了工作状态等方面信息。”与此同时,好传动画还初步开放了兼职系统,围绕团队的全职人员,好传动画的长期合作伙伴也可以在系统上一同开展协作。尚游表示,通过应用这一整套制作管理系统,好传动画的效益相比使用前提升了 0%。在他的规划中,接下来,这套系统还将面向在校学生、相关从业者开放,以进一步提升好传动画产能。

今年,除了推动番剧《大理寺日志》、《雾山五行》的发行工作,好传动画正重点进行两方面的工作,一是已立项项目的制作,其中,关于原创项目《大理寺日志》,好传动画团队在制作动画电影之外,还在自主研发独立小游戏,“这个小游戏会比较轻,我们会通过它把漫画、番剧、电影中没有讲述完整的角色、故事补全,并且彼此之间会有相互串联。”

二是在全新领域进行尝试,这包括新的 D动画电影制作以及名为“哥布林之家”的动画人才培养计划,尚游认为,前者将是动画行业未来的趋势,能够凭借技术的进步突破当前动画在产能和表现形式上的局限;后者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现阶段,好传动画依旧会进行承制工作。在尚游看来,除了实现稳定的现金流,保留承制业务主要是为了在参与外部合作中学习成长。例如,在最近承制奈飞两部动画项目的过程中,好传动画将能够与日本顶级动画公司开展合作。“现在也很难单纯依靠承制来养活完整的团队了。”尚游表示,未来好传动画将以原创项目出品发行、授权、票房、分账等作为主要营收方向。

“在营收方面,可能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几个项目才能进入到良性的循环中。在整个公司层面,我们也需要成长的时间。《大护法》对我们来说已经是上一个阶段的产物了,我们现在需要一系列作品的成功,才能让大家相信好传动画整个品牌的价值。所以,我们短期内的目标就是,先通过风格化、类型化作品打开市场站稳脚跟,然后再沿着不同方向努力做出一些头部产品。”尚游说。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